您所在的位置:新传学子
【寻访青旅足迹 讲好安徽故事】青旅义工:是心之所向 还是为了逃离

    “要么读书,要么旅行,灵魂和身体,总要有一个在路上”,这是大多数文艺青年心之所向。不管是读书,还是旅行,都需要一个自由的空间,而性价比高、社交丰富的青旅凭借口碑和逐渐成为年轻人的一个优质选择。一段客居他乡的经历,一眼名胜大川的青山绿水,一场故事一群人,这些都驱使着年轻人暂时远离习惯的舒适区,尝试一种打工换宿的生活。

    黄山,以其云海苍翠的美景和源远流长的徽州文化,成为国内旅行的“风水宝地”。有“驴友”就会产生市场需求,一批服务于背包客的国际青年旅舍在这里生根发芽。他们为年轻人提供了驻足的场所,享受着青旅带来一段别样的慢生活。当结束了这一段旅程,青旅的经历对他们的人生会有帮助吗?在青旅做义工,是暂时的休憩,是追寻什么,还是对现实世界的逃避?

青旅是我暂时的栖息地

    白色上衣,黑白条纹的裤子,卷毛短发,这是佩佩的一贯打扮。今年大三的她顺利通过了专升本考试。佩佩说,因为从小就和宠物结缘,高考时没和父母商量就填了这个专业。“生活其实可以很简单,养一只狗就能很开心了”。

    佩佩是今年四月来到昆仑青年旅舍的,在这里已经做了三个多月。“来到这里没有什么原因,就是我对青旅生活的有着执着的喜欢和向往”。准备专升本考试的那段时间她每天三点一线,完全没有休息的时间。一次偶然的机会,她从网上看到黄山昆仑国际青年旅舍在招募义工。马头墙,青石白瓦,天都峰下的生活吸引了她,长时间的奔波与忙碌让她想要获得暂时的休息。于是她决定趁着这次假期来做一些自己一直想做而未做的事情。

    佩佩很享受昆仑的生活。在吧台内为客人调酒,在前台登记住宿信息,忙碌时帮阿姨打扫房间卫生,这就是义工每天主要的工作。调酒是她到这边后老板娘教她的,如何为买单的客人刷银行卡她还不是特别熟练。佩佩每天需要工作六个小时,其余的时间,她可以自由支配。不忙的时候,她更愿意一个人坐在椅子上看书或听听音乐。青旅的每天都有不同的背包客住宿,他们携着五彩斑斓的故事而来,公共空间里自由的交流让小佩会听到许多,“他们都是很有意思的人”。

    之前的佩佩不是一个话多的女生,在昆仑待了一段时间后,她渐渐地会主动找别人聊天。结束这半年的义工生活后,她也要离开这里重返新学期的学习生活。佩佩希望毕业后能够去大城市工作,闯荡大城市当中的个中酸甜苦辣自是不必多说,会发生什么,经历什么,佩佩心里大概也都清楚,不过这不阻碍她勇敢地向前走。

青旅是我的保护伞

    穿过一条条青石板路,昆仑的第二家店,昆仑西递国际青年旅舍坐落在黄山西递古村落的尽头。,今年22岁的彭波是这里的店长,来自湖南的他从学校毕业后经朋友介绍来到西递昆仑青年旅舍做义工,已经工作了一个多月。

    来到这里是彭波的一位朋友的提议,思考三天,他做出了离开的决定。从江西科技学院毕业后,彭波来到了打拼的城市,大城市快节奏的生活、朝九晚五的工作,少之又少的私人空间,这些都消磨着他对生活的热情。他不断的问自己,这真的是自己想要的生活吗?当朋友推荐他做义工时,他有些犹豫,但是心里却又十分向往。三天,他想了很多,摇摆过,担心过,最终他从公司辞职,瞒着父母来到了西递昆仑青旅做义工。

    西递旅游景区游客季节性差异明显,在旅游淡季,来景区旅游的人不多,青旅接待的客人也比较少。空闲时,彭波喜欢坐在对门的沙发里低头看书。接待客人、登记住房信息、打扫卫生、每月上报账单,彭波主要的工作也就如此。由于老板开了多家青旅和酒吧,并没有太多时间管理西递昆仑,所以彭波也算是这里的店长。不过完成老板交代的任务后他很少考虑其它的事情,他只想看看书,听听音乐,再看看店。

    彭波喜欢民谣,店里一遍遍放着赵磊、李志等一些民谣歌手的民谣歌曲。他喜欢民谣里的歌词,也爱这种曲调,更爱歌曲背后隐藏的故事。他也喜欢听故事,在这里的一个多月里来来往往的的人为他带来了不同的故事,只是每段故事都会有结局,他讨厌故事结束,因为故事说完他们就要离开了。彭波说,说故事的人都已经走了,有意思的人也都走了。但是他忘记了自己。没有客人的时候,他才发现偌大的空间,只有他,孤独便涌上心头,“学会与孤独融为一体,就不再会觉得孤独了”,他说道。

    当谈到对以后的打算时,他说他还没有想好。做义工终究不是长久之计,他还有家人,还要在社会上生存,而做义工解决不了生计问题。至于什么时候离开,他也不确定。他说等到哪天他觉得做义工的经历足够了,所有想看的、想经历的都已经感受过了,他最终还是会回到来时的那片土地。

青旅是能获得幸福的地方

    “你们会唱歌吗?来,你们找几首歌我来弹你们唱”,小朱笑着和我们说。我们有些迟疑,因为刚进门时小朱对我们是如此陌生。即使已经和老板提前联系过,但是他还是要求我们把信息拿给他看,他认真的翻看了我们与老板的每一条微信,才允许我们进入。

    小朱是黄山清和月国际青旅的员工,在这里工作、生活已经两年多了。两年前,他来到黄山旅行,在清和月住一段时间后,他决定留下来,因为他认为这是个有人、有故事和酒的地方。两年多的生活,慢而静,他也已经习惯了也享受着这种生活。小朱最爱弹吉他,唱歌之外的话倒是不多。坐在公共区域的草椅上,面前是绿油油的兰花,雨滴哒哒的打在玻璃上,他弹着吉他,身边的人和着吉他唱着。身边唱歌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他喜欢“有弦相聚”这个词。弦与弦的相聚是一种玄妙的关系,就像人与人、人与动物以及人与这个众生同在的世界。每个人都不是一座孤岛,会和不同的人相聚,产生不同的故事。小朱不算是义工,在这里工作有工资,但是工资水平和在城市相比实在太少。“你可以去挣钱,挣得越多越好,但是你不能让挣钱损害了人生价值,而应该让挣到的钱来实现人生价值,这样才是增进人生幸福的砝码”。这是彭波在朋友圈里写下的一句话。在他看来,这里才是实现自己人生价值的地方,只有这里才能给自己带来真正的幸福,“这就是我心目中对的地方,我会继续留在这里工作和生活,”小朱坚定地说。

    青旅的理念之一就是文化交流,它为每一个来到此地的人提供一个敞开心扉的场所,在那里可以和任何一位过客聊到天南地北。然而,一炷香烧完,故事结束,故事再动听,说故事的人还是会向你道句再见然后踏上新的土地。说故事的人走了,听故事的人还在原地。说故事的人继续向前行走,经历,不断地探知世界形成新的故事,而听故事的人听的故事多了,大概会以为这就是全世界。不论当初是为了节省长途旅行的费用、为了逃避生活压力、情感纠葛来到这里还是真心向往这种皈依的生活才选择做义工,只希望他们不是一味的沉浸在自我营造的乌托邦式的青旅生活中。(文/汪悦 徐萌晟 图/郝林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