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新传学子
【新传先锋“三下乡”】我跨过山和大海,也跨过人山人海——记原跃进机械厂老职工张继先

 

      电话一个接着一个。“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不好意思,今天上午太忙了。”“不好意思啊。”站在窗户旁,张继先不缓不急地跟对方交谈,声音沉稳,平缓。

     年近花甲的张继先笑起来仍像个腼腆的大男孩。

     如今,张继先是皖南机床厂动力设备科的科长。从1988年进厂到退休再到被返聘回厂,张继先在这个厂里工作了整整29年,所做的工作也都是和设备管理相关。“我没离开过这个厂,也没离开过这个岗。”

      张继先是东北人,四五年级的时候就离开了家乡,出门闯荡。后来在齐齐哈尔第一机床厂工作,也就是从那时开始接触机床工作,在齐齐哈尔机床厂的时候,还什么都不懂,张继先就是打打下手,做些零活。1969年,中苏边界紧张,国家为疏散边界人口,劝退到内地。彼时,张继先的两个姐姐去了青海参加三线建设,想到去了青海和姐姐相互间多个照应,张继先也就填写申请报告到青海重型机床厂工作。

      青海重型机床厂属于大三线建设,占地有10个跃进机械厂的面积大。“设备、技术都比跃进机械厂的先进。青海重型机械厂直接属于国家一级部管。”“火车可以直接开到生产车间里,然后再装设备。”张继先在大三线厂里主要做设备维修保养方面的工作,在青海一共工作了18年,并在那里遇到来了也是东北人的妻子,还生养了一个可爱的女儿。

      谈起为什么从青海来到黄山,张继先说到一方面是因为自己高原反应,身体素质也比较差,另一方面,师傅先自己一年去了黄山,自己之所以没有跟师傅同一年来,是因为青海这边没有人能接替他的岗位,厂里要求他留下来培养一个可以接班的员工,扶上马之后再走。“我在原来青海那个厂里也算个比较重要的角色。就是这个技术、水平啊,比同龄同阶段来说,也算可以了。”说完,张继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到黄山的时候已经是1988年了,张继先是黄山的第一批技师,附近有厂的设备出现故障解决不了的,都会来请教他。“一般别人解决不了的,我能解决,如果我还解决不了,那就没人能解决了。”张继先略带自豪地笑了笑。

      张继先回忆自己曾经为修理厂里的一个设备5天4夜没有睡觉,当时是长春龙门的导轨模床出现了故障现象,由于这个机器是工厂运作的关键部分,如果修不好,就会导致整个生产流程的停滞,意味着每天都会有所损失。张继先一了解到故障现象,就根据以往的经验准备了7到8个解决方案,一个一个尝试,这个不行换下一个,下一个不行再换另外一个,直到最后把问题解决,心里的一块大石头才终于放下,“你是干这个活的,给你引进来,说明认可你的水平是可以的,结果你干不出来,人家就得说你不行。”张继先谈到自己的坚持时正色道。

      张继先说自己一辈子都在跟机床打交道,从接触这个行业就没再转过其它的行业。渐渐的积累学习,张继先早已是行业里的一个专家,有超出行业内一般员工的工作能力,厂里的员工们都敬重地称呼他“张老”。55岁到达退休年龄了,厂里领导坚持把他返聘了回来,“干到哪一年还不知道,反正就是干呗。”

      从齐齐哈尔到青海,从青海再到黄山,从北方到西部,从西部再到南方,最终,张继先在黄山扎下自己的根,“齐齐哈尔、青海、黄山,在地图上刚好是个三角形。每到一个地方就入乡随俗嘛。我现在在黄山,东北和黄山的节日我都过。”(文/图 赴皖南专业实践团队)